據新華社電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推進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電信等領域價格改革,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
  涉及廣大民生的水電油氣價改是我國資源品市場化定價改革的“深水區”。市場化定價的推進有利於體現資源的稀缺性,反映資源的真實成本。但為保障民生促進公平,“政府之手”不可或缺,亟須加強市場監管、破除行業壟斷,彌補市場失靈。
  “市場之手”分量足
  涉及國計民生的資源行業是我國價格管控最嚴格的領域之一。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斷發展,“政府之手”與“市場之手”之間的博弈越來越激烈,政府干預過多、監管不到位等問題也日漸突出。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制,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政府不進行不當干預。
  “推進市場化價格改革是對我國偏低的資源品價格進行修正,有利於推動全社會低碳節能環保。”華東電網發展規劃部高級工程師楊宗麟說。
  復旦大學能源經濟與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吳力波表示,長期以來,在我國能源領域,除了煤炭基本實現市場化定價外,電價、水價、氣價、油價等仍實施政府定價模式。進一步發揮“市場之手”的作用,可以更客觀地反映資源的稀缺性和真實成本,有利於構建一個合理的價格發現機制。
  政府定價“陽光化”值得期待
  在推動市場定價的同時,《決定》中明確,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依然屬於政府定價範疇,但強調“提高透明度,接受社會監督”。
  專家認為,在重要的公用事業等領域,出於保障民生、促進公平的考慮,“政府之手”不可或缺。同時,政府定價的“透明化”“陽光化”值得期待。
  “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並不是起全部作用。”吳力波表示,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既要發揮市場作用,也要發揮政府作用。比如電網、油氣管網等具有天然壟斷性質的行業領域,無論把它交給哪家企業經營,都需要政府嚴格進行監管。
  “政府定價走在陽光下,才能消除信息不對稱,打消老百姓心頭的疑惑。”廣東省油氣商會油品部部長姚達明認為,在政府定價的範圍內,需要形成透明的定價機制、透明的企業成本和透明的補貼政策,給消費者一本清清楚楚的賬。
  充分競爭是市場化定價大前提
  推動資源品市場化定價並非易事。專家認為,推動定價的市場化首先需要建立一個公平、公正、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坦言,在非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下,如果國家猛然將定價權下放,很可能讓少數寡頭企業從中受益,消費者合理利益難以保障。
  “只有在充分競爭的市場上形成的價格才能準確反映市場供求關係。”國金證券石油化工研究員劉波認為,資源品市場化定價需要建立在充分競爭的基礎上,而當前我國水電油氣的充分競爭性市場並未完全建立,盲目推進市場化的定價機制很可能加重居民生活、工業生產的成本。
  “推動資源品市場化定價的同時,需要率先破除這個市場長期存在的壟斷痼疾。”姚達明認為,政府不應通過“限價”“人為定價”來約束市場,而應鼓勵市場充分競爭、調節市場資源供給、促進市場秩序公平來保障價格的真實性、合理性。  (原標題:破壟斷保民生 水電油氣價改提速)
創作者介紹

et17etkq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