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衛報》獲獎記者格林沃爾德供圖/CFP(資料片) 《華盛頓郵報》獲獎記者Barton Gellman供圖/IC當地時間4月14日,美國紐約,英國《衛報》位於美國分部的報道團隊成員接受採訪供圖/IC“棱鏡門”事件主人公斯諾登
  2014年美國普利策獎獲獎名單14日在紐約揭曉,美國《華盛頓郵報》和英國《衛報》(美國網絡版)因揭露美國政府實施大規模監控的報道共同獲得2014年度普利策新聞獎中分量最重的公共服務獎。
  普利策獎評選委員會主席西格·吉斯勒當天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宣佈,《華盛頓郵報》和《衛報》(美國)併列獲得公共服務獎,這兩家媒體根據美國防務承包商前雇員愛德華·斯諾登泄露的相關文件揭露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範圍廣泛的監控計劃。
  其中,《華盛頓郵報》幫助公眾瞭解信息公開應如何適應國家安全大框架;《衛報》(美國)的報道則引發了政府和公眾關於安全和隱私問題的重要辯論。《衛報》(美國)總部設在紐約,是英國《衛報》在美國的網絡版。
  普利策獎是新聞界的最高榮譽,而公共服務獎是普利策獎最重要的獎項。因報道揭露醜聞獲得公共服務獎。《華盛頓郵報》報道水門事件的調查就榮獲了公共服務獎。此後,該獎項多獎勵給那些報道了政府或者公共機構醜聞的媒體。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鄭保衛表示,隨著社會的發展,揭醜類的新聞也越來越多。而普利策獎受外界“操控”的可能性很小,普利策在設立這個獎項之初就說,媒體要有權利和勇氣去關懷公共事務,要敢於監督政府。從報道題材來看,負面新聞仍是主角。
  普利策獎是1917年根據美國報業巨頭約瑟夫·普利策的遺願設立的,每年頒發一次,是美國新聞界的最高榮譽,平均每年有2500多件作品參評,由普利策獎評委投票決定獲獎名單。今年的頒獎儀式將於5月在普利策獎誕生地哥倫比亞大學舉行。
  報道“棱鏡門”記者被迫遠赴巴西
  在美國格林沃爾德是叛徒、是間諜 在巴西他是一個英雄
  “棱鏡門”的軒然大波裹挾著《衛報》(美國)美籍記者格林沃爾德,他與同樣參與報道的同仁的日子並不好過,在《衛報》無法再工作下去的他,遠赴巴西謀職。11日,格倫·格林沃爾德和同樣參與報道“棱鏡門”的紀錄片導演勞拉·波伊特拉斯抵達紐約,領取新聞獎項。這是自“棱鏡門”醜聞2013年夏天見報以來,兩人首次回國。
  被迫離開《衛報》
  當過律師的格林沃爾德曾是知名博客網站的寫手,於2012年加入《衛報》報道新聞,出過多部暢銷書。他的立場明確,堅持自由派風格,但參與式的報道手法異於美國主流媒體,引起議論。真正讓他名聲大噪的無疑是對“棱鏡門”自始至終的報道。因為持續公佈斯諾登機密文件,《衛報》面臨不小的壓力。7月20日,英國政府強迫《衛報》銷毀了存有斯諾登文件的硬盤等存儲設備,否則會採取法律行動。
  英國有充分的理由讓他離開,因為《衛報》也必須遵守《官方保密法》,那是英國政府在1911年制定的一個強大的保密工具,禁止任何人泄露國家機密數據,直到1989年英國議會才對該法案進行了修訂,縮小了保密範圍。此外,英國政府還要求《衛報》毀掉藏有斯諾登秘密的電腦和光盤。
  去年夏天,《衛報》編輯艾倫·拉斯布里傑很不情願地看著英國特工銷毀了相關硬盤驅動器。格林沃爾德曾在網上發佈聲明表達離開《衛報》的感受:“我與《衛報》的合作成果極其豐碩,成就感極強……而離開是個艱難的決定。”
  《衛報》發言人則稱贊他“是個卓越的記者,和他共事妙不可言……他決定離開,我們當然感到失望。我們祝他好運”。
  在巴西不再有顧慮
  離開《衛報》的格林沃爾德早有人拋出橄欖枝。他稱自己遇到了整個生涯難得一見的機遇,沒有記者可能拒絕。格林沃爾德加入了億萬富翁皮埃爾·奧米迪亞投資組建的全新新聞機構——“全球網絡新聞”。格林沃爾德說:“除了報道和寫作之外,我還負責招募志同道合的記者和編輯,重新建立整支新聞團隊。”
  在一些美國人眼裡,格倫·格林沃爾德是叛徒、是間諜,但在很多巴西人眼裡,他是一個英雄。整個巴西上至總統,下至平民,都將這個中年男子視作偉大的人物。格倫·格林沃爾德處在巴西政府的保護之下。在回應斯諾登事件時,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稱美國的監視行為侵犯了巴西的主權,並且取消了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共進晚餐的安排。
  報道稱,格林沃爾德住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市聖孔拉多富人區的一座山頂豪宅中,豪宅與該市市長官邸只有幾步之遙,而不遠處就是格林沃爾德所稱的“拉美最大的貧民窟”。
  格林沃爾德認為,必須顛覆現在的新聞業,因為現在的新聞業允許政府監控報道。政府在這個世界上秘密行事,而個人卻曝光在政府的監視之下,如果美國的立國先賢們知道了他們努力創建的民主制度是現在的局面,沒準要氣得從墳墓中跳出來。
  與伴侶曾在英機場被扣留
  格林沃爾德的巴西籍同性伴侶戴維·米蘭達2013年8月從德國柏林返回家鄉裡約熱內盧途中在英國倫敦希思羅機場轉機,遭到倫敦警方依據英國反恐法拘留近9小時。
  11日,格林沃爾德在機場擁抱他的伴侶戴維·米蘭達後告訴媒體記者:“我真的不認為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們還是來了。”此前,米蘭達一直擔心,格林沃爾德一旦返回美國,可能遭遇類似狀況。
  不過,格林沃爾德說,他相信美國政府“不會那麼傻,不會自毀形象”。被問及是否攜帶斯諾登提供的文件時,他回答:“沒有,我沒帶。”
  去年,米蘭達被逮捕時,人在巴西的格林沃爾德撰文表達憤怒,巴西政府也表達抗議。格林沃爾德警告稱,英國政府遲早會對這番行為感到後悔。《衛報》發言人說:“我們對此感到沮喪……我們迫切尋求英國當局的澄清。”發言人還表示,米蘭達的手機、筆記本電腦、照相機、存儲卡、光碟和游戲機被沒收。
  “如果英國和美國政府認為這種伎倆可以阻撓或脅迫我們不再繼續報道披露的文件,那就太失算了。”格林沃爾德說,“這是明顯傳遞一種脅迫信息,警告我們這些報道美國國家安全局及其英國政府通信總部的新聞從業人員。”
  格林沃爾德寫道:“起訴和拘禁檢舉人已經夠糟,更糟的是拘禁報道真相的記者,而開始拘禁新聞工作者的家人和親人就是專制。”
  新聞鏈接
  斯諾登發表聲明向兩報獲獎祝賀
  斯諾登稱贊媒體有作為,儘管普利策獎的頒獎詞中沒有提及斯諾登這個名字,然而,揭秘者斯諾登仍然是故事的主人公。
  他當天發表聲明,對《華盛頓郵報》和《衛報》(美國)獲獎表示祝賀,稱獲獎是對“所有相信公眾需要在政府中發揮作用的人的辯護”,並表示,這些新聞從業者的工作給予大眾一個更好的未來和更可靠的民主制度。
  我們取得這一成就,要歸功於這些勇敢的記者和他們的同事。斯諾登說,他們在強行摧毀新聞素材、不正當使用反恐法律以及其他各種施壓方式等非同尋常的恐嚇面前繼續工作,完成了“我們的世界現在承認公眾安全非常重要”的工作。
  斯諾登表示,這一決定提醒我們,有一些僅靠個人良知無法改變的東西,自由媒體能夠做到。如果沒有這些報紙的敬業、熱情和工作技能,我的努力將是毫無意義的。我向他們對我們的社會做出的非凡服務表示感激和尊重。他們的工作給予我們一個更好的未來和更負責任的民主。
  現在斯諾登仍然在俄羅斯臨時避難,同時受到美方通緝,遭間諜罪等罪名起訴。斯諾登1月曾表示,預計自己很難在美國受到公正審理,不能在現有檢舉人保護制度下回到美國。
  本版文/本報記者 岳菲菲  (原標題:斯諾登棱鏡門報道獲普利策獎)
創作者介紹

et17etkq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